摘要:不懂荷花,却偏偏爱上她的风雅与独特,以至于常常悔恨自己是个没有内涵的女子,没有诗意,亦没有情怀用仟仟文字去完整地描绘她的美。记得小时候,附近的邻居们都爱种大片的莲,屋前屋后望过去都是绿油油的一大片,景色很是迷人,只是那时候最期待的是莲花可以早点开,早点败,然后会有莲蓬,再就有美味的莲子咯,或许这就是儿时单纯的心思吧,一心想要品尝味道,不懂浪漫,也没有所谓的诗意,仿佛没有脱俗一般,只是寄情在吃上面,想来真是误了西风误了景哟。

时光优雅,暖了盛夏-DESTLIVE

不懂荷花,却偏偏爱上她的风雅与独特,以至于常常悔恨自己是个没有内涵的女子,没有诗意,亦没有情怀用仟仟文字去完整地描绘她的美。记得小时候,附近的邻居们都爱种大片的莲,屋前屋后望过去都是绿油油的一大片,景色很是迷人,只是那时候最期待的是莲花可以早点开,早点败,然后会有莲蓬,再就有美味的莲子咯,或许这就是儿时单纯的心思吧,一心想要品尝味道,不懂浪漫,也没有所谓的诗意,仿佛没有脱俗一般,只是寄情在吃上面,想来真是误了西风误了景哟。

与荷花的初相遇还是在书中,深知《爱莲说》中对荷花的描写很精妙,读书人不知道的恐怕是绝无仅有的吧,他那有名的一句“香远益清”也是脍炙人口的,特别是后来经常不愿意别人触碰自己心爱的东西时,所常道的“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”,更是对莲有了不一般的认识,这样说来,一是很好的保护了自己的物品;二是听起来也没有那么言辞犀利,反而很委婉,这样不会得罪听的人的心情嘛,是很实用的一句话,更是风靡了好一阵子呢。

而真正喜欢上荷花的是在朱自清先生的《荷塘月色》那篇课文中,一段往事一段情,一处风景一处迷,一切景语皆情语嘛!笔下可生花,没有少一字也没有多一语,就那样自然而恰好的将荷花所有的韵致都刻画出来了,读来生动又形象,是我少有喜欢的文章中的最喜欢,读了那篇课文,想想他的文章能够家喻户晓,也不足为奇了,着实把夜晚的荷塘描写得又细致又有情调,仿佛那方荷塘是灵动着,有生命的。

就像不知道麦子在什么季节播种和收割一样,我亦不知道荷花具体开在哪一月,只知道大概是在夏天。所以与荷花亲密接触也不过是前几年的事情,因为一直歆羡着,所以要求家里种了一池,就在不远的地方,远远地眺望,就可以看得很清晰了, 那一年的确大饱眼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