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《西游记之大圣归来》是根据中国传统神话故事《西游记》进行拓展和演绎的3D动画电影。由横店影视、天空之城、燕城十月与微影时代作为出品方,高路动画、恭梓兄弟、世纪长龙、山东影视、东台龙行盛世、淮安西游产业与永康壹禾作为联合出品方出品,田晓鹏执导,张磊、林子杰、刘九容和童自荣等联袂配音。影片讲述了已于五行山下寂寞沉潜五百年的孙悟空被儿时的唐僧——俗名江流儿的小和尚误打误撞地解除了封印,在相互陪伴的冒险之旅中找回初心,完成自我救赎的故事。

西游记之大圣归来-DESTLIVE

《西游记之大圣归来》是根据中国传统神话故事《西游记》进行拓展和演绎的3D动画电影。由横店影视、天空之城、燕城十月与微影时代作为出品方,高路动画、恭梓兄弟、世纪长龙、山东影视、东台龙行盛世、淮安西游产业与永康壹禾作为联合出品方出品,田晓鹏执导,张磊、林子杰、刘九容和童自荣等联袂配音。影片讲述了已于五行山下寂寞沉潜五百年的孙悟空被儿时的唐僧——俗名江流儿的小和尚误打误撞地解除了封印,在相互陪伴的冒险之旅中找回初心,完成自我救赎的故事。

影片于2015年7月10日以2D、3D、中国巨幕的形式在国内公映后,即以优秀的口碑引发网友观众的热烈追捧和媒体的广泛报道。《人民日报》认为该片是中国动画电影十年来少有的现象级作品。2015年9月,影片获得第30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美术片奖, 第12届中国动漫金龙奖最佳动画长片金奖。

西游记之大圣归来-DESTLIVE
西游记之大圣归来-DESTLIVE
西游记之大圣归来-DESTLIVE
西游记之大圣归来-DESTLIVE 西游记之大圣归来-DESTLIVE
西游记之大圣归来-DESTLIVE
西游记之大圣归来-DESTLIVE
西游记之大圣归来-DESTLIVE

幕后花絮

  1. 作为全球首部西游题材3D动画电影,《大圣归来》在戛纳创下中国动画电影海外最高销售纪录。在2015年第18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上,成为传媒大奖设立12年来首部入围的动画电影。
  2. 近百位明星公开为《大圣归来》发声。其规模和声势之大,在国产动画的历史上都没有发生过。
  3. 影片中的江流儿头发从一开始接近光头到圆寸,到故事后半段长长版的圆寸,江流儿的头发是随着故事发展长长了。而在人物设定时江流儿有长成爆炸头和拉丝头两版,但没有出现在电影当中。
  4. 妖王混沌在妖洞里唱的京剧并不是童自荣所唱,而是由两位专业的京剧演员所演唱。
  5. 影片的配音共录制了两版,第一版在上海录制,最后保留了童自荣配音的混沌,以及林子杰配音的江流儿。第二版在北京录制,由张磊为孙悟空配音。
  6. 江流儿有两个配音演员,一个是林子杰小朋友,是一个专业的小配音演员;另一个是吉吉,因为有些情感爆发非常强的戏需要更成熟的配音演员来完成,以上是成片中两段江流儿配音略有违和的原因。
  7. 在8年的制作过程中,由于资金的极度紧缺,田晓鹏甚至不得不去找妻子、父母甚至是岳父岳母借钱筹拍。

幕后制作

创作背景

1995年,在导演田晓鹏大三时,一位朋友拷给他一份3D制作软件,从此改变了他的命运。他删掉了电脑中所有的游戏,开始一心一意研究3D动画制作。1997年,他参与了中央电视台国产动画片《西游记》部分剧集的制作,也就是在那时,他培养起了大圣情节,并有了一个大胆的设想:制作一系列三维动画的《西游记》。
田晓鹏认为在现代人的眼中,《西游记》原著中的有些点是不能够被理解的,有些价值观也是跟现代人有冲突。因此他决定,要讲述一个不一样的西游记,它更加符合现代人的价值观和欣赏习惯,并且带有魔幻的特点,会让观众跟着孙悟空和江流儿(唐僧)的成长足迹,令人信服地理解他们取经的心路历程。
整部影片经历了8年的酝酿,3年的制作。  影片的世界观是架构在《西游记》小说原著的基础之上,根据中国传统神话故事,进行了新的拓展和演绎。
西游世界有天庭、人世和地府。来自天庭界的使命是让唐僧去西天取回真经,以造福妖怪横生的人世。悟空、八戒,都是非同凡人的妖,但他们与其它妖怪不同,他们曾经进入过天庭的神仙序列,但因违反天庭规矩,先后被贬落到人世间。因为同一个使命,他们跟唐僧的成长缠绕在一起,从互相陌生、彼此隔膜、相互逃避、甚至一朝为敌。直到唐僧的第十世,各自才心坚意诚地愿意保护唐僧去西天。唐僧在成为知名僧人之前,经历过不同的身世或身份。每经历一死,他就忘掉一切,转世在新的时空里,以凡人之躯和超凡大爱开始又一次的人间之旅。 而本作则是将故事设定在唐僧十世轮回的第一世。
影片并没有采用孙悟空以往常见的“美猴王”设计,田晓鹏称他心目中的孙悟空应该是一个并不好看的,却桀骜不驯、很有侠气的英雄。 他希望观众能通过影片中悟空厚重的人性来喜欢上这个角色,而不是单纯从表面上接受,并认为这样人物才能立得住。
而“江流儿”作为田晓鹏最钟爱的角色,则是承载了影片的主题,就是执着。正是这份执着,让他义无反顾地追求正义,并最终释放出孙悟空身上的良心,帮他恢复了齐天大圣的功力。
影片中的反派取自《山海经》里的“混沌”,田晓鹏认为《西游记》原著里的妖怪都过于具象,太像人类的行为举止。而“混沌”代表的却是一种无形的恐惧,象征着孙悟空内心潜伏的心魔。

动画制作

制作团队通过延长制作时间来弥补国内3D动画制作技术相较于国外的差距。影片中80%的镜头都经过了反复的修改。影片中“山妖在山林间追逐小唐僧”这一场戏由于过于复杂,以至于谁做谁崩溃,在制作过程中离职了四五个动画师,最后这个长度1分多钟,1500多帧的片段足足做了半年。而影片中的第70场戏——悟空与反派“混沌”的决战更是花费了制作人员一年多的时间,成为了整部影片中制作花费时间最长的一场戏。

武打设计

制作组借鉴许多经典武侠片,如胡金铨、张彻、李小龙、袁和平等,同时因为神幻英雄可以不受肉身和重力限制,所以加入更多飞扬的、充满想象力的动作。

配乐创作

导演田晓鹏在影片音乐创作上希望可以用声音重现童年看《大闹天宫》时候的那种激动,于是找黄英华谈音乐创作。之所以选择黄英华,是因为黄英华给周星驰做的电影音乐,尤其是人物出场时,让田晓鹏直觉那就是他想要的孙悟空出场方式。在音乐创作上,黄英华根据影片中各角色塑造出的性格进行创作:

因为孙悟空经历大闹天宫又被压在五行山下五百年,从昔日战神失去法力,冷漠狂躁但难以割舍侠义情怀,到后来在一点一滴中被江流儿打动,慢慢地成为一个温暖的父亲形象,最终回归成为真正的大英雄,所以黄英华在孙悟空出场的音乐参考了西部片孤胆牛仔出场,又酷又神秘,还带着口哨儿声;此外还设计了一段男低音的吟唱,想要放大他内心的孤独和沧桑,到后期声音会越来越温暖,感情也越来越饱满。
江流儿出场的音乐黄英华用了单簧管、双簧管,因为这些明亮的声音特别童真;“土地公公”出场用了些高音的笛子,感觉很调皮。
猪八戒因为他内心觉得自己还是天蓬元帅,但样子却是一头肥猪,所以黄英华用了一些男低音的即兴咏叹调,表达他的滑稽和无奈;在表现大妖王混沌的时候,黄英华给他的唱段中加了一点儿日本“能剧”的元素,听起来有点儿阴森、诡异。最后表现山妖出场时,本来是运用了一些中国鼓,后来都换成了日本的“太鼓”,因为考虑到太鼓本来就是用在驱鬼仪式中的。

歌曲创作

《从前的我》除了作为主题歌曲的名字,更是整部影片的注脚。歌曲想表达“一路向西,不能回头的不是道路而是梦想;执着奋战,坚定拯救的不只他人还有内心”的含义。像是侦破所有当年看着《西游记》长大的孩子们如今的内心:在这几十年的成长中,我们逐渐变得世故冰冷,内心软弱、外壳坚硬,而那个童年时候的英雄,像一个堆满了尘埃的布偶,始终站在心中最柔软的角落说:“若是遇见从前的我,请带他回来。”
西游记之大圣归来-DESTLIVE
00:00/00:00